海岸线文学网 > 玄幻小说 > 天龙猎艳风流 > 第三章 初见病西施
    渝州属北宋十五路夔州路十州之一,隋唐前名楚州,因所居渝水,后改名渝州。北宋徽宗崇宁元年(公元1102),又改渝州为恭州。南宋淳熙十六年(1189),赵淳先被封为恭王,后即帝位,自诩"双重喜庆",逐便把恭州该为重庆,这便是今重庆的前身来历了。

    穿州过府,行了五六天,龙天宇终于来到这渝州。走在渝州街上,看着两旁接踵而过的路人,迎街叫卖的小贩店家,这一刻竟让我有种真正来到宋朝的感觉。这些天来,龙天宇急着来渝州,虽也经过几个州府,但几乎都没有停留。一阵饭香瓢过,龙天宇看到一个酒楼。

    一进酒楼,小二就殷情道:“客官,您是打尖还是吃饭?”我笑道:“给我来两道小菜吧。”小二应了声“好,这就来”便走开了。这酒楼分上下两层,我见楼下坐的大是普通装束的百姓,还有几个空位,我独自来到一张桌子前坐下。没多久,小二就捧上了我要的菜。

    龙天宇还没吃几口,突然听到楼上传来“乒乒乓乓”的声音,只听一个粗广的声音道:“妈拉你个巴子,王文清,有种你再说一次!”接着另一个声音道:“嘿嘿,林老牛,别人怕你弟弟,我可不怕你。有何不敢说,你弟弟觊觎楚家小姐的美色,哈哈,但渝州城内谁不知道那个‘病西施’已是一只脚入了鬼门关了,你说你弟弟岂不是想来个财色兼收。”

    龙天宇一听‘病西施’心中一动,莫非真就是楚家小姐?上面却已传来阵阵乒乓声,想是那林牛怒极已和王文清动起手来了。我招来在楼梯边上徘徊的小二,问道:“小二,请问上边是什么人?”小二显然是左右为难,这种江湖上的事,他哪敢上前,一边却是老板在催促自己上前,心中正暗自咒骂,见我挥手相问,便有如解脱般过来道:“哎,那是城中情义拳和神拳门之间又打起来了。妈的,这次来我们这里打了,完了,我这个月的工钱又要被扣了~~~”

    不理小二嘴里骂骂哩哩,龙天宇心中倒有种得来全不费功夫的感觉。受楚万千相托,正愁如何找情义拳的所在,这便在楼上了.龙天宇想了想,还是迈步上楼了。

    来到楼上只见满是碎碗破片,一个体格魁梧的汉子正与一个年约二十三四的青衣青年在斗着。旁边还有些青年在吆喝不已,不知是哪边的人了。依稀看出,那汉子使得正是楚万千的拳法,只是火侯功力相差不可以以里道计。我想这应该便是林老牛了。而那王文清却是拳法刁钻,只是身手倒算敏捷,十招中有八招是虚的,就是不于林牛硬碰硬。

    龙天宇懒的看到他们不停的斗来斗去的,于是喝道“住手。”这一喊,直震得场中数人耳鸣做鼓,纷纷停下手来,旁边众人也止住了吆喝声。龙天宇脸露微笑道:“哪位是‘情义拳’中人?”林牛道:“俺便是‘情义拳’中人,阁下是谁?”看到林牛约三十的年纪,身材虽是魁梧,但看过去却也是忠厚,看得倒颇为顺眼,龙天宇点点头道:“我受贵帮楚万千楚帮主所托~~”我话还没说完,林牛接道:“哦,你见过我们帮主,他老人家在哪?我们已数月没见过他了。”看来,他还是个急性子。

    龙天宇笑道:“楚帮主,有些事分不开身,正好在下路过,他便托我些家事。这位,我便叫你林大哥吧,我们这便去‘情义拳’吧。”龙天宇也不想告诉他,楚万千此时以经死了,在说了看到这样的情况龙天宇知道此事也不宜在这酒楼上谈论,便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林牛乃是个急性子,道:“那,我们先回去再说吧。小姐近来身体越发难过,而楚帮主却又不在,可急坏了帮中上下。”说着,不理王文清等人,率先下了酒楼。

    在路上,龙天宇得知情义拳与其说是江湖门派,倒不如说是个拳馆。楚万千拳法武功在渝州鼎鼎大名,为人也算仁义,二十年前接手‘情义拳’更令‘情义拳’名声大涨。然楚万千因爱女之事,却也甚少亲授拳法,生平也就一个徒弟,便是这林牛的弟弟林腾。这林牛本名叫林伟,只因为人憨厚,性子稍急,熟人边唤成林牛了。楚万千离去时,并没说去哪,只是交代林牛的弟弟林腾照料拳馆中事。林腾今年二十五,一身武功得楚万千真传,拜入门中比楚家小姐出生还早。这几年,拳馆中事已大都由他出面处理了。

    走了一刻,我们来到一座宅子前。只见门口摆了两个高约七尺的大石狮子,抬头看“情义拳”三字金字招牌,大门内隐隐传出练拳之喝喝声。

    林老牛直直上前,挥起拳头便敲起来,口中喊着:“小顺,快来开门。”

    大门“轧”一声长音缓缓打开,开门的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,叫道:“大师兄您回来了。”因为林牛是林腾的哥哥,是以情义拳中人皆叫他大师兄。林牛应了声,向我道:“龙少侠请。”我回敬道:“林大哥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拐过一道石碑,便是情义拳的练武场。只见场中二十多个身穿白衣的弟子在一起练拳,有十来岁的,也有二十多岁的。教拳的却是一个约二十来岁的汉子,看其脸型与林牛颇有几分相似,想他便是林老牛的弟弟林腾了。

    林腾看见林牛,高兴地喊道:“大哥,您回来了。”双手环抱林牛,眼光却落在龙天宇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来,我来介绍,这是我弟弟,这位龙少侠,龙少侠带来楚帮主他老人家的消息。”林牛兴奋地道,龙天宇拱手道:“在下龙天宇,见过林兄。”林腾面露惊疑,却是一闪而过,道:“龙兄请里边坐。”接着吩咐其他弟子自己练习,便领我进入内厅。

    分宾主坐下,林腾问道:“不知家师近来可好?”龙天宇见他先问师傅之事,再加上外面弟子对其也是满脸敬服的神色,心想:这林腾倒也还不错。我道:“实不相瞒,在下数日前巧遇楚前辈,正好楚前辈身有要事,分不开身,但又念楚小姐身体,因缘际遇下,托在下来情义拳看看。”此事说来颇为复杂,我觉还是见到楚小姐后再看情况再详细说明。

    林腾道:“家师现在何处?他老人家出门前曾言,是为小依寻一药,至今已有三月有余,却无任何音讯传来。”龙天宇叹道:“此事实是说来话长,在下想见见楚小姐一面,不知林兄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林腾闻言,面现难色,嚅嚅道:“这……,这……~”龙天宇拿出楚万千给他的包囊,打开取出那布偶。林腾一见,惊道:“这是小依小时候最爱玩的娃娃布偶。”龙天宇点头道:“正是,楚前辈着在下带回,正是当作信物罢。”林腾想了想,道:“家师可是遇到什么不测,还请龙兄见告。”林牛却惊道:“不会,不会吧,楚帮主武功高强,怎么会?”

    龙天宇心下为难,正在考虑是否要据实告诉林家兄弟。林腾道:“龙兄请随我来,小依住在后厢房,想必家师是有话要传给小依了。”龙天宇心想:哎,也算是吧。当下道:“烦请林兄前面带路。”林牛道:“二弟,我就不进去了,我去外面督促大家练拳。”林腾点点头,和我向后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一厢房前停下,只见房前一个约十六七相貌清秀的少女正缓换退出,手里还捧着药碗。林腾道:“小薇,小姐怎么样了。”小薇道:“小姐刚吃了药,正准备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龙天宇对林腾道:“既然楚小姐休息了,那在下稍迟些再见也罢。”林腾正要回话,房里传出声道:“是林师兄吗?还有一位客人是谁?”声如黄鹂般清脆,却是淡而无力。

    林腾柔声道:“小依,你刚吃好药,先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楚依依却道:“不要紧,林师兄从不带外人进来,今天既带客人来此,必有要事,还是进来说话吧。”我不由对她的聪明伶俐叹服不已。林腾回了声:“好吧。”便推门而进。

    进得房间,只觉眼前一亮。只见一位肌白胜雪,秀丽清雅的黄衣女子坐在正中椅子上,许是刚吃过药的原故,脸上倒有几丝倦色,更添抚媚动人。是龙天宇来到这个世界,第二次看见如此美丽的女子,不愧‘病西施’的称号。我楫手道:“在下龙天宇,见过楚小姐。”楚依依还了一礼,轻声道:“适才听林师兄言,龙公子有我爹爹的消息,可是真的?”一脸的关切,我突然觉得若告诉她真相似乎太残忍了,他们父女情深,万一她听了后加重病情那就不好了。想定主意,我道:“数日前,在下于大理会川府曾偶遇楚前辈。”“还有这是楚前辈给我的布偶。”我把布偶交给楚依依,只见她紧紧抓着那布偶娃娃,已是泪流满面。我心想:女孩子真是爱哭啊。( 天龙猎艳风流 http://www.hax988.com/1_1419/ 移动版阅读m.hax988.com )